悦读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公务员 > 正文

殊途同归:阴阳路漫漫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377章 ‘尸毒’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:2019-05-14来源:烟台新闻网

    因为没人打扰,我觉得这一觉睡的特别的香,醒来的时候也没急着睁眼睛。先是伸了个懒腰,这才不急不慌的坐起来,一睁开眼,这才发现屋子里黑乎乎一片,我揉了揉自己的脖子,直接睡到晚上了?

    四处的看了看,这才发现自己是睡在表叔家的那个小屋子里,但我清楚的记得我困得不行是睡在表叔家的大屋啊,敲了敲自己的头,真是睡的够死的,谁给我挪过来我的我都不知道,再说我这大体格子。抱我也够费劲的吧。

    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,看着显示的时间日期,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。我的天啊,我居然睡了三天,这手机不是坏了吧。我这么能睡不成了觉主了吗,再看了一眼时间。才下午四点啊,那这怎么这么黑啊。

    想着,不禁下地穿鞋,一打开门,我就看见正站在走廊的窗边儿搁那玩儿忧郁的宗宝,还没等我张口,听见声音的他懒懒的回头看了我一眼:“你可算是醒了,我还以为你这是要睡过去呢。”

    我挠了挠头的走到他身边:“那你不会叫我啊,让我睡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“叫了,你自己说的。别打扰你。”

    我怔了怔:“我还说这话了?那我自己怎么不知道啊,你给我抱到那小屋去的?”

    宗宝面无表情的看着我:“那活儿有人抢着干好吗,哪里用的着我出手。”说完,转过脸看着窗外:“是那肌肉男抱得,给他美的……啧啧啧……我都不知道他美个什么劲。”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“你那是什么语气啊,你们就不应该动我,我在哪睡不是睡啊。”

    “三天啊,你还准备四仰八叉的在那大屋睡上三天?让所有人都看清楚你淌哈喇子是什么样?”小儿癫痫最权威的医院>
    我无语:“哎,行了行了,不跟你说这个了,你站在窗户边干嘛啊,表叔他们呢,方大鹏呢,怎么屋子里就咱们俩啊。”

    跟宗宝这说了半天话了,别的屋一点儿声都没有,这不奇了怪吗。

    “那个你同学的同事回来了,说是在网上看见你这事儿了,知道山上的死鸡是什么个情况,所以回来还要采访你,后来看你没醒,就让方大鹏给叫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网上?谁把这事儿给弄到网上去的?方大鹏吗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不是答应过我不跟表叔沟通好不把这事儿外泄的么,怎么这么不讲究啊!

    “不是他,应该是村里哪个好奇的年轻人,用手机拍了一张四姨姥在后面撵你车的照片,方大鹏当时还在后备箱那趴着呢,他自己也拍不了,而且这村里这么多人,大多都见识到了,这事儿现在都传出去了,这两天还特意有别的村的镇上的人过来打听真假呢,你睡这三天还真的错过挺多的,知道怎么传的吗,英明神勇的女先生把咬人的僵尸老太太给制服了,倒是挺逗的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宗宝说着,顿了一下:“这个,我倒觉得对你不是坏事儿,只是听表叔的意思是拒绝采访的,不希望这事儿传出去,不过他也捂不住,你那同学说,网上那张照片引起了很大的轰动,这年头大家都想找点干瘾过过,这么大的噱头,肯定也有好多家媒体这两天也会过来采访,但是那个刘警官也发话了,这事儿绝不能在电视上播出,不过我想也播不了,撑死了就在网上当个民间奇闻听听了。”

    我听着皱了皱:“宗宝,老仙儿说的我要起势指的就是四姨姥这事儿吗,因为这事儿我就名声传出去了?”

    宗宝耸了耸肩:“我也不清楚啊,老仙儿也没说别的,不过这名声肯定是会传出去的,全村这么多张嘴,几乎都是亲眼所见,还是这么大的奇闻,就算是不借助媒体,口运城癫痫医院哪家好口相传都能传的很远了,而且听你同学那意思,还说要对你做个专访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我越听越觉得麻烦,我的确是很想做个名传天下的大先生,但是我个人真的很讨厌高调,想着,我摆了摆手:“算了,先别说这事儿了,你站在这儿干嘛啊,表叔表婶呢。”

    宗宝微微的叹了一口气:“我是看要下雨了,本来想等你醒了咱们就能回去了,我也知道你不喜欢上电视接受采访什么的,能不能播是一方面,搞不好就成了宣传封建迷信了,只是现在看来,明天也够呛能走了。”

    我顺着宗宝的眼神看着窗外的天儿,云阴沉沉的一片,而且还压得很低,这么难一看,隐约的还能听见两记轻微的雷声,典型的暴风雨来临前的征兆,“这天儿的确走不了,没法开车,不过我是不会接受什么采访的,更不会同意上电视的。”

    四姨姥的事儿能传出去很正常,虽然就两天的时间,但是恐慌也算是造成了的,这么多人看见了,也不可能做到说一点儿风声都不外泄,但是我怎么都没想到会被人拍出照片发到网上,还引来媒体要采访什么的,我自己都想不到要是我因为这事儿上电视能什么样,傻乎乎的对着镜头讲述自己跟四姨姥打斗的经过吗,除非我是吃错药脑袋长包了。

    像小刘那样的人在群众中绝对是占了大多数的,我又不能保证让每个人都亲眼所见这些事,并且让他们相信,毕竟我这职业本身就是小众中的小众,所以这事儿不管在民间怎么传,我都绝不能上电视,否则,那真的的成了炒作了,不用合计都知道到时候肯定会蹦出一堆人骂我骗子,真的也成了假的了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,虽然宗宝说的这事儿像挺大扯似得,但火候,我总觉得火候还没到……

    想着,我暂时把这些乱八七糟的杂念从脑子里摒出去,转过脸看他:“那表叔跟表婶呢,这三天除了这个没什么别的事儿了吧,四姨姥的事儿,小刘都处理妥当了是吗。”

   &失眠癫痫科医院nbsp;宗宝点了点头:“四姨姥出完殡了,葬礼什么的也都挺顺利的,本来表叔是想让你去主持的,但你实在是叫不醒,不过不管怎么样,她的事儿是解决完了,只是,她留下的隐患还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。”我不禁挑眉:“什么隐患。”

    宗宝看着窗外不急不缓的张嘴,虽然说的慢,但我也算是听明白了,所谓的隐患就是指四姨姥之前祸害的那些鸡啊鸟啊什么的,人家这些东西也不是白来的,所以见四姨姥下葬了自然就来找二丽要说法了,这事儿倒也好办,该赔钱赔钱呗,只是唯一麻烦的就是三林的媳妇儿,听宗宝说就在我下午还睡觉的时候,三林去二丽那闹了,闹得还挺大的,所以表叔跟表婶都跟着去劝了,而闹腾的原因就是三林媳妇儿的那条被四姨姥咬过的腿要保不住了,村里的大夫去看了说是得截肢,让他赶紧送镇上想想办法,所以这三林就彻底急了,抄着家伙事儿就去找二丽要说法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问题这么严重,那他还去找二丽闹什么啊!有这时间还不赶紧找车去大医院看看啊!”

    我真是急了,真不知道三林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,要是真为自己的媳妇儿好也不能在这个时候找二丽要什么说法啊。

    宗宝转过脸淡淡的看了我一眼,意思是你激动个什么劲,张了张嘴:“也不知道是谁说的,三林的媳妇儿是被四姨姥咬得,而四姨姥是僵尸,所以她媳妇儿这就是中了尸毒,因此,去大医院没用,说不定到时候也得变成四姨姥那样的僵尸乱咬人,所以三林现在很害怕这才来找二丽的。”

    “屁!!”

    我回屋拿起外套就要往外走:“我活这么大就没听过这种事儿,笨想想也知道,四姨姥咬了那么多东西,牙上肯定不干净,一开始必须要消好炎!我之前都嘱咐过他了,就算是有那么点邪气,也不至于整出尸毒出来,还乱咬人,要是被四姨姥咬过就传染的话是不是被咬死的那些鸡就都得复活了?而且真要是怕他媳妇儿咬人的话现在找二丽又有什么用?!周口市幼儿癫痫病医院!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激动做什么,这是人之常情,他老婆被咬了,他着急是肯定的!!”巨助以技。

    我推开房门,转过脸看了宗宝一眼:“我激动只是因为这事儿传的太过离谱!!”

    “哎,你要去哪儿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跨出去的脚步猛地一顿,仰脸仔细的看了看头上的天儿,刚才在屋子里看的视野有局限性,这么抬头一瞅才发现这天儿极其的不正常,我从头上的这一片延伸到左手这一边可谓是乌云滚滚,但往右看,却是白茫茫一片正常的很,又是一面晴,一面阴,跟我刚入村时看到的景象一样,这是什么征兆?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去找表叔他们吗,这事儿你能解决吗,要是解决不了还是不要去添乱了。”宗宝并未发现我的异常,跟到我的身后不停的张嘴说着:“你又不是医生,别给自己找麻烦,要是处理不好事情就严重了。”

    我慢慢地回头看向他:“宗宝,这天儿有问题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宗宝愣了一下,抬头也瞅了瞅:“啥问题啊,这是要下雨的天能有什么问题,你别东一句西一句的成么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。”我慢慢地摇了摇头:“好像是有大事儿要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大事儿?”

    我拧眉张了张嘴:“好像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娇龙!!娇龙啊!!”我话还没等出口,表叔就急匆匆的跑了进来,看着我直拍着大腿:“哎呦娇龙你可算是醒了啊,你快跟着我去看看你林叔的媳妇儿吧,她这说是中了尸毒啦,就等着你去救命啦!!”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