悦读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拍案说法 > 正文

田野女人香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251章 你个败家子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:2019-05-13来源:烟台新闻网

    “这么烫,你怎么想的,有没有护士的素质,你快赶紧走吧,再去换一个过来。”周晓光把头挪开,批评了白美静。

    “这是不满意了?老娘在这干了五六年了,也没见过你这么难伺候的主儿,你还赶紧换一个,你就在这杵着吧。”白美静一甩袖子,扭着屁股走了。

    “这他妈也叫护士?真是给你惯得毛病,你等着。”周晓光虽然这么说,但是这眼看着快天黑了,晚饭没着落,成天挂盐水,身体也真是受不了。

    没过五分钟,他就开始难受了,尿急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,快来人,要死人了。”周晓光扯着嗓子喊了很久,都没有人理他。

    经过的小护士就像没看到这里一样,纷纷跳过,把他当成了空气。

    “快来人,我草啊。”周晓光愤怒的挪着身子,用脑袋咣当咣当的撞着那个按铃,哭天喊地的在那里叫唤。

    声音十分的凄惨渗人。

    白美静很快的出现在门口,把门带上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的?作死是不是?”白美静恨不得抽他两个嘴巴子,这厮一点不注意影响,你在那哭天抹泪的,别的病人都不休息了?隔壁就是建设局的冯局长,打扰了人家,自己也得跟着受埋怨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把我扔这里不管了?我要尿尿,你扶我去厕所。”周晓光真的很着急,这事儿实在忍不了哇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挪着不方便,我给你找个瓶子。”白美静拿起桌上剩下的饮料瓶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啊,男女授受不亲,你一个女人怎么这样呢。”周晓光急了,这也太不见外了吧,哪有女的上来就掏老爷们衣服的,就算咱愿意,你是不是也得请示一下才行呢?

    “我是护士,你是病人,这有啥不行的?我问你,你想不想怎样会得癫痫尿了,赶紧的,我还有其他病人呢。快点,别他妈的磨蹭。”白美静显然耐心很差,几下把周晓光的裤子脱掉,简单的拨弄了一下,“别乱动啊,尿身上了我可不负责。”

    周晓光心里直哆嗦,硬着头皮开始放水。

    “我饿了,你们的份饭呢?”周晓光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吃饭?你就在这里呆着吧。”白美静冷笑着走了,也不知道这次是不是真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唔。”周晓光没搭理她,已经靠着床板就那么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白美静拎着一个盒子,抱着一个盆走了过来,把门关上,锁死。又悄悄的拉上了窗帘,只把床头柜上的灯打的稍微亮一些。

    把周晓光的吊瓶拔针拿走,再扶着他慢慢躺下,白美静从兜里掏出一块毛巾,沾了水,悄悄的拧了拧。

    睡梦中的周晓光还不知道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人慢慢的脱掉,一个女人正仔细而认真的替他擦着身子。

    “妈的,真沉呐。”周晓光不满的推了推她,最后无奈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晓光,昨天有事儿,不好意思啊,你今天感觉咋样了。”胡菲菲走进周晓光的房间,周晓光正在呼呼大睡呢,嘴角流着哈喇子。

    “混蛋,大早上的不起床。”胡菲菲用力的先开被子,想让周晓光快点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混蛋还没起来呢,该换药了。”白美静风骚的端着药盘走了过来,当看到胡菲菲的那一刹那,立刻就愣住了,手里的药盘咣当一声,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胡菲菲给她的印象就是周晓光的女朋友,看胡菲菲那神情,富有深意的望着自己,还来回的打量着,这让她脸上火辣辣的,直发烧。

    “嗯,喵。”周晓光动了动嘴唇,悠然醒转,舒服的活动了一下肢体,阳光温暖的照在他身上,让他很是享受。

    “呃。”当他看到眼前先天性癫痫治疗好办法的微妙一幕,心里一沉,仿佛天空都暗淡了几分,这个魔女怎么回来了?

    “怎么护士小姐,身体不舒服啊,我来帮你。”胡菲菲心思多么玲珑,看到她这样,就大概猜到了事情的经过。不过这个在医院没什么,不值得大惊小怪的。

    “不,我来吧。”白美静忐忑不安的走到周晓光床头,硬着头皮快速的给他操作,这个小姑娘,不简单啊,自己男友这种事情都被撞破了,也不发火,有涵养。

    白美静很快的平息了紊乱的心境,熟练的给周晓光换好后,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连看都没看周晓光一眼,还挺镇定的。

    “妈的,一个贱人,勾引这个勾引那个的,真他妈的骚啊,还就想这么的走了?没门!”胡菲菲打定主意,就在白美静要离开的时候,突然对周晓光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晓光啊,上次的检测结果还没出来呢,都几个月过去了,也不知道你是阴性,还是阳性啊。”胡菲菲长叹一声,高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啥检测结果?阴性?阳性?”周晓光迷糊了,胡菲菲这是唱的哪一出?

    白美静似乎想起了什么,身体猛地一震,俏脸煞白,嘴唇哆嗦了几下,“什么,什么检测?”

    “咳咳,不是,没啥,没啥,你别打听了,没事儿。”胡菲菲遮遮掩掩的说着,坐在了周晓光身边,“你走吧,没你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话说清楚,别云山雾罩的,他身体有什么毛病?”白美静心里倏地一紧,快步走到周晓光身边,凶狠的看着他俩。

    “非得我说明白了?打击自己好受是不是?自己不洁身自好,还能怪谁呢,该吃吃,该喝喝啊,晚了就来不及了。”胡菲菲冷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,混蛋!王八蛋!”白美静愤怒的扑了过来,胡菲菲架住她用力的一推,把她推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再闹就报警抓你,你这种女人,活该。”胡菲菲拍了拍手掌,得意的孝感羊羔疯手术治疗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呜呜,你们,你们。”白美静气的哭出了声,从地上爬起来就一溜烟的跑了。

    “哎,苦命的女人,希望给你个教训吧。”胡菲菲感慨一声,回头看着满脸不解的周晓光,神色变得凶狠起来,“怀里没女人就难受,就不能过日子是不是?我给你送医院是给你看病的,不是让你勾搭护士的。”

    周晓光惭愧的低下头,被胡菲菲训的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昨晚花了多少钱,你个败家子。”胡菲菲气愤的拧了拧周晓光的耳朵,捏着他的鼻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花钱,她是自愿的。”周晓光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自愿的啊,那还行。真够贱的,竟然愿意让男人玩!这种女人以后少勾搭,万一不干净呢,给你染上什么病咋办。胡菲菲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。”周晓光说这话的时候,底气已经不那么的足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会?你知道性病的种类吗,你知道你这么滥交会给自己带来多么严重的后果吗。”胡菲菲继续低头恐吓,周晓光的脸慢慢的白了,被她那种气势压住,紧张的问道,“你给我说说!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啊,它是这么这么回事,我有个朋友学医的,她告诉我的,很吓人的,你听着啊。”胡菲菲跟周晓光俩人在一起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,周晓光越听心越凉快,最后,胡菲菲拿着手绢不断的给他擦着脑门上的汗,周晓光仅仅的抱住她的胳膊,“菲菲,你说的都是真的啊,我不会有啥事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真的不好说,病毒的潜伏期一般都会有几个月哒,所以呢,你这段时间就别跟女人那个了。”胡菲菲拍打着他的后背,“乖,不害怕。”

    周晓光一阵恶寒,赶紧躲开。

    “哼,反正你自己选择吧,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提醒你,走吧,别住院了,等那个护士发现了,估计得拿刀子捅你!”胡菲菲吃力的把周晓光拽起来,催促着他。

    “啊无锡癫痫病医院到哪家治疗好?出院?不是得观察治疗吗?”周晓光迷糊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个骨折吗,你怎事情那么多,回去慢慢养着呗,再说了,住院一天多少钱呢,你以为养大爷呢。”胡菲菲三下五除二,把周晓光的被子扔到一边,领着他去找大夫了。

    坐在回乡里的大巴上,周晓光闷着脸,不搭理胡菲菲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胡菲菲这是完全的辜负了他舍身救人的情谊,就为了省点钱,非让他出院。他老爹还说给自己个官当当,看来是打了水漂了。

    “这姑娘真不错,嘿嘿,小脸蛋,李哥,你看看。”两个黄头发的小青年上了车,经过胡菲菲身边的时候,嘿嘿怪笑着,一个还拿手摸了胡菲菲裸露的胳膊,轻轻的刮了刮。

    胡菲菲也不是吃素的,抓住他的手,往前面靠背上的铁把手上用力一按。

    “啊~~”那人发出一声惨叫,把手快速的抽回来,看着通红的印子和翻滚的伤口,“你个贱人,你敢打我?”

    说完,一个大耳光就要甩过来。

    周晓光怒视着他们二人,就要站起来动手,虽然自己身上有伤,但是也不能看着胡菲菲被揍不是。

    “哥们,你过分了吧?”胡菲菲前面座位上,一个男人平淡的伸出两根手指,夹住了那挥舞下来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啊~~”一股大力从手腕处传来,让那人脸都绿了,“李哥,揍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老子松开,你敢欺负我兄弟,你。”“啪~~”

    一个大耳光,抽的另一个人直接一头撞碎了车玻璃,满头鲜血淋漓,惨叫着摸着脸,眼里满是恐惧。

    “给你们面子你们不要,只能教训教训你们了。”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戴着一个黑色帽子,低低的压着,也看不太清长得什么样。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热点内容